欢迎光临车网中国!

| 微信 | 微博 车网中国公众号二维码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车生活 > 故事 > 返回

急诊科的医生的文字 足以写入医学史的悲情时刻

发布日期:2023-01-05   来源:车网中国   作者:一位医生的自诉   浏览次数:1775

这篇文章是某位综合性三甲医院急诊科的医生的文字,可以说他记录下了,这个可以说足以写入医学史的悲情时刻。
有删减,希望你能够看到最后“那束光”。
作者:医生 图:自网络 注:如有版权请联系编辑
车网中国 编辑部

他说这几天辞旧迎新,有人在跨年享受着自由的呼吸,而硬币的另一面呢,是几乎所有的医疗机构都在经受了严峻考验,与奥密克戎之间进行“全面力量对决”。
2022年的最后一天,本院急诊室交出的数据是,就诊1987人,救护车数量是175户,(他说的应该是出车175次),然后他说留患者的数量是241人,眼前的急诊室几乎是密布的,黑灰色的天空,那是患者人群,然后零散着的点点亮蓝色,并且不停的在移动那是医护。看不见地板的颜色,因为早已经被就诊的人群遮蔽了。各种各样的救护车担架,高的齐胸,矮的只到脚踝,如果你稍有不慎,走路的时候就会很容易踩到躺在地上的病人。
微信图片_20230105132942
预检、收费、就诊、检查、取药、输液,无一不需要排队,最夸张的绵延百米以上,污浊的空气应该是掺杂了无数种的味道,已经没有人记得那种病毒所形成的气溶胶了。我用了最结实的N95口罩,压制住了自己的嗅觉8个小时的工作过程,不摘口罩,全身而退下班。然后回到自己的车里,我才会摘掉口罩,然后大量的补充电解质水,或者打开中年男人的保温杯,里边装着枸杞和西洋参。平复一下心率和呼吸,缓过神来之后,可以开车回家了。家里女儿还等着我亲手烹饪那顿跨年晚餐。
这场被称作为“决战”的工作,持续至今已经半个多月了,急诊科一楼抢救大厅的19位医生,阳了16位,在医院所谓后援部队到达之前,这支队伍的成员接连倒下,又迅速站了起来,所有被感染的医生,最长的休假是4天,最短的是零,也就是没有任何的休息。返岗的标准只是没有高热。回到岗位的不少同事,尤其是几位女同事,随时淹没在病患的浪潮中,声音嘶哑,接诊的时候咳嗽的频率甚至比患者还高。
我的早餐给了我一天工作的所有能量,如果你还选择午餐,那就必须面对穿脱防护装备,必须步行往返食堂与急诊室,这期间最少、最少也要损失半个小时,然而这点时间够我搞定好几个病人。急诊室的工作环境是每况愈下,我们知道高峰要来,但是每一天的记录不断的被刷新,期待的顶峰一直没有出现。8点接班,这是每天急诊内科的名场面,夜班医生怀抱的病历本高度从腰部一直到下巴,这还仅仅是隔天来的新病人,往往就在这半个小时不到的交班时间里面,我们需要处理各种咨询、质疑、咆哮,甚至是投诉和威胁。
每天每位医生手里处理的危重留观患者在20~25人,其中一半是前一天来到抢救大厅的新病人,家属对未来迷茫,绝对没有安全感,充满着焦虑、恐慌,甚至还有愤怒和敌意。所以每天工作的一大半精力,需要给这一部分病人和家属寻找恰当的出路,稳定他们的状态。每天遇到了太多的无助和绝望,这些生活在城市各个角落的凡人,把医院看作是最后的救命稻草,因为他们的最大愿望,就是活着。
医疗供需矛盾是突出的,谁都可以感受得到,在生与死面前有人在挣扎,有人在等待着命运的安排,当然也有人直接选择放弃。99岁的吕老太太在急诊室留观了三天,我第二次查房去看她,两个女儿70多岁了,在密密麻麻人声鼎沸的候诊大厅,三位老人蜷缩在一个角落,四周几个平方的空间里可以多到十几个人。一个第3代的家属来找到了我:“说老人一直很相信这家医院,所以吵着要叫救护车大老远的赶到这里看病,他说看见你们医护人员如此艰难,还是不麻烦你们了。准备叫救护车回到家里,吃一些口服药算了”。
急诊室的ATM机荒废了很久,在机旁边找到了一位孤独的老头,他的生命体征稳定,但是没有家属在旁边,旁边患者家属说“这个患者的儿子在2楼照顾另一位老人,他正在输液。”
一个60多岁的阿姨和我说了几句话,可能代表了很多同处灾难之下的家庭。她说“家里的成员几乎都倒下了,但是总有人需要站起来去照顾倒下的人,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我们不可能做到万无一失,总是要放弃一些”。
这是命,对我个人来说,或许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,但我不能再感染了,急诊室已经青黄不接,没有人上班,同时每天居家网课的女儿也需要人照顾。4个老人同时发烧的几天,是我压力最大的时候,我根本没有时间管他们,住在郊区的母亲和我说:“发烧不退,吃过退烧药各种不适的时候,我承认我瞬间崩溃了”。在电话里吼了一句,“那就来住院,别搞了”。就挂了电话,我无法放下工作,无法放弃自己的阵地,因为我的其他战友都在搏命啊。所以家人如果好好的,让我心无旁骛的去战斗,已经是极大的幸福了。
手机成了我开展工作最大的依靠,接收医院最新政策和通知,发布科室管理的信息,病人的病情交班,患者转运的联络,甚至查找失联的患者,一切工作都离不开手机。但是,手机也成了工作期间最大的牵绊,疫情当下,作为医生手机无时无刻被轰炸,各种咨询,甚至求救,一刻不会停歇,我甚至目睹了同事怒摔手机的画面。
每天治理的群,有七八个都是关于急诊室的工作,很多同事,朋友和同学都曾寻求我的帮忙,如今的我很难提供更多帮助,因为实在无力。
以往遇到跨年辞旧迎新之际,总有一番总结和期望,如今,感觉这半个多月的经历,覆盖了我全年的生活记忆,没有一丝味道,每天都在坚持着,犹如马拉松比赛30公里以后的路程。孩子们呢还是有他们的快乐,因为他们心里有光,我期待着属于我们的那道光,我期待着,阳光下摇旗欢呼的一刻。





上一篇:巅峰对决 卡塔尔世界杯足球赛 跌宕起伏

下一篇:暂无

热门文章

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招贤纳士 版权隐私 车网案例 车网历程

Copyright©2004-2030 车网中国版权所有   京ICP证040347号-1    技术支持:想象力